秦川海:中共不亡天理难容

要说中共挣扎到明天不死不僵,真的很不容易,毕竟该邪恶党到了人人喊打的阶段,还能做这样的挣扎岂不是老天无能?让鄙人怀疑天主的存在是不是假的?说起来,中共的无耻行径到了这个程度,还能存活着,无耻着,真的是奇怪至极了。难道无所不克不及的天主、神佛们,睡着了?

时事弄人,让我们看淡了物欲而偏重了精神上的钻营,成为了共产党的敌人,让我们活在中共魔掌当下,甚么
也不克不及有,独有的等于共产党的特务的监视,骚扰,与玷污,这还罢了,还要时刻提防着被特务陷害栽赃,否则,说不定哪一天等于罪犯了。

一个有专制思维、专制诉求的人,他需求的是公平的竞争机遇,而不是被代表,被践踏,被凌辱,被清贫。在中共国境内,存在专制思维的人,是得不到同等
致富机遇的,也就产生了抵抗的思考,以至是力图,再等于推动共产党早日进入宅兆。这类天然的变化都是拜中共匪徒所赐。无有的商量。

说起来,我们怎么成了中共的敌人?问题太简略,一是我们有叛逆、不愿意跪下的天然反应;二是中共的驾驭集体的需求等于须有一些人做主子,然后用这些主子驾驭绵羊般的大众;必须的弄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来还在“法”的罩子下,造一些“合理”的“事实”来让一些人被投入到监狱里去,好震慑集体做绵羊而不克不及升格成为人。这在西方是不存在的。

中共的存在,本来等于抢夺起家的,直到明天,中共并没有改变掠夺的习性,还胡作非为地、堂而皇之地“合法化”,并没有遗忘“特权”在握,他人
说的不算,他们说了算,以至是明目张胆地抢夺。还要嘲笑弱势位置的人们愚蠢,被剥离羊皮还得瑟着不敢吭气。而他们的行径无非与匪贼混混同样,不分伯仲,愈甚者,比匪贼混混还要残暴成性。

中共掌权以来,制造的冤假错案多如牛毛,为了不变奴役天下的局面,过一个阶段不能不平反一些狗主子,鄙人和许多同道同样本来盘算在海内等待机遇给以平反,因为连狗主子的身份都不是,结果是又变加了一罪,又坐了一次牢。同仁有的劝我申辩,我还是笑着道:“从不置信共产党的法律,更不置信共产党人还有甚么
人性”,也就暂时认栽。但所该做的等于帮助共产党早一点进入宅兆里去。

眼下,共产党体系体例内里的人,一盘散沙

人山人海,相互
利用攻讦、相互
残杀吞噬,自己都晓得共产党是兔子的尾巴——长不了,也就拥出越来越多的两面三刀的狡黠仕宦,这是聪明或是狡猾的无法之举,怨不得这类人。共产党的独裁者,特别是到了习近平大独裁者绑架中国的明天,共产党的仕宦,说不定是谁等于罪犯了,这样的党,还有谁反对呢?

王沪宁反对。因为王沪宁是一个能改变中国政治运气的妖怪。在这方面,大家且别小看他的能力,也不要小觑他的具体手段,他比我们要深沉、稳平得多;他的大脑里,不是固定的挑选,也不会为甚么
主子至心效力。他是一个能改变中共汗青运气的人。而且,从苏联共产党倒掉的规则看,真正出现一个黑马不是戈尔巴乔夫,而是叶利钦。而王沪宁不会是叶利钦,他不敷前提,但他很有可能是戈尔巴乔夫。

说起来,中共的负隅顽抗也很不容易,封锁动静,愚蠢国人,隐瞒真相,袭击或抓捕传播正能量者,或对外大亮肌肉,对内呲开獠牙。比方四川的著名文人黄琦师长,最近被混混无赖判定入狱12年。这类无耻的邪恶到了极致,我们作为同道却束手无策着。让世人这么发指事,中共匪徒不能不做,真实也是他们的无法之举。

而亡命海外富豪郭文贵爆料,中共这伙“盗民贼”的说法近年来越来越十分流行。他们都在偷盗,抢掠来财产后悄没声响地转移进来,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,共产党的来日无多,弄得手的不转移进来,到头来,还是要吐出来,或是被习近平们掠夺过去,他却成为了“打虎灭蝇”的牺牲品。

尽管鄙人对郭文贵这个忽悠起家的大嘴巴一相不看好,但他对共产党的铿锵刺杀鄙人十分赞同,并多次给以鼓掌,因为中共这伙民贼并不比郭文贵好到哪里去。郭文贵之以是在海内可以

呐喊如鱼得水,大获全胜,也与共产党的臭味相投不无关系。要是跑得慢,怕也成了“黑恶势力”了。而真正的大黑恶势力等于共产党,郭文贵充其量不过等于个小的黑恶势力。

但是,共产党为了达到继续掠夺与奴役群众的倾向,在扫除独裁者被颠覆
的隐患时,总会用“贪污败北”、“黑恶势力”来扣帽子。真正的黑恶势力却是他们自己。以是到了不亡天理不容的程度。

说白了,共产党等于以暴力起家的,而暴力的倾向等于用混混行为征服弱者,不是用道理和爱心而为,也就只能恶性循环下去,到头来,自己也定会被暴力所杀。中共的那么多的仕宦,不是被暴力拿下的吗?中共治国的方法不是用暴力的吗?

现在香港人还在对峙抗争,中共党魁捋臂张拳,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法,还不是暴力清场?他们还有甚么
值得妙用的呢?除非倒掉了,已经没有其它选项里。中共这伙混混无赖,已经是没有了生路了。

2019年7月30日(略有删节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omaito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