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媒:中共中纪委在突破“不干预别国外交”的准绳

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遭到俾路支武装分子袭击后巴军警戒备

美国“洛布日志”网站(LobeLog)发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贾拉北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多尔希(James M. Dorsey)的文章说,为了下降风险,中国在突破长期以来“坚持不干预别国外交”的外交及防务政策准绳的制约。

2011年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倒台后,中国在该国身处险境。当时利比亚反政府武装领导人曾告诉北京,中国因为支持卡扎菲旧政权,在该国的声望不高。巴基斯坦俾路支武装分子以中国在该国的资产和职员为攻打目的,也彰显了这类风险。

为了将中国的国际风险降至最低,中国最高反腐机关——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,在“一带一路”名目中设置检察员,常驻名目所在的国度。此举有助于北京反驳下列告状——中国哄骗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受援国的败北,来进一步达到本身的目的。

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老挝胜利地实施了一项实验企图,于2017年末向耗资60亿美元的铁路建设企图派遣了检察员。这个一带一路名目由中国国企——中铁集团承当,派驻的反腐官员与该公司合作,与名目的老挝合作方建立了联结检察队伍。

问题是,老挝或中亚国度的反腐努力,是否会与北京的不干预外交准绳发生冲突?因为这些国度在“通明国际”组织(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)发布的败北指数表上,一向处于败北国度之列。换句话说,中国能否不向一带一路受援国施压,而要求他们采用更宽泛通明的反腐办法,从而胜利防备一带一路名目中的败北?

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局长腊翊凡对《》默示,不可能只在海内严厉打击贪腐,却任由中国商业团体和个人在国外胡来。他说,中国已经和30多个国度的反腐机关举办研讨会,并期望在所有一带一路名目国度建立执法力量网络。

北京要求在一带一路合作伙伴国实施通明的反腐办法,与美国和外国打交道时提出的各种环保、安全、人权问题千部一腔,千人一面。而中国过去一向严厉批评美国随意地、机会主义地坚持这些干预标准。

另一方面,北京的这些反腐条目,加之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反抗,加重了土耳其和同出突厥人零碎,相互间民族和文化联络密切的中亚列国的反华情绪。中国媒体指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华时,赞美
北京在新疆的反抗行动,遭到土耳其官员否认。

穆斯林国度基本上对反抗保持沉默,等于默许北京对一种宗教信仰的正面打击。但土耳其仍然是运转良好的民主国度,不可能完全控制公众。土耳其亚太研究中心主任科拉科格鲁(Selcuk Colakoglu)默示,此外,土耳其还有极强的维吾尔游说团体,公众对维族人也极有感情。

北京将反腐流动推向寰球,引发了更宽泛的问题——它会否威胁到独裁政权的核心?中国不干预别国外交的准绳,实际上正是企图使独裁政权长存。有西方学者辩称,一大群主要由西方银行家、状师、经纪人、中介人组成的雄师,是寰球专制主义的工具。他们帮助当权的独裁者通过离岸账户囤积非法资金,并管理相干
的投资。

中国寰球反腐努力的胜利,以及海内大幅减少贪腐的流动,将使独裁者以令人满意的方式,提供与暴力并驾齐驱的公共产品及服务,为专制政权续命,巩固没有政治自由化的经济改革和国度资本主义模式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omaiton.com